广东施帕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
GUANGDONG SHIPADE BIOTECHNOLOGY CO.,LTD

新闻中心

药食同源新成员天冬--养阴润燥

发布时间:2024-06-17 发布人: 浏览量:18


c9bfdd2e701d27b6ae042206a1a1eb5d.jpg

2024年4月23日,国家卫生健康委食品司发布“关于征求地黄等4种物质纳入食药物质目录意见的函”中提到,根据《食品安全法》及其实施条例,依照《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质目录管理规定》相关程序,国家卫健委组织完成了对地黄、麦冬、化橘红、天冬等4种物质的安全性审查,拟将上述物质纳入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质(简称食药物质)目录。

 

  从2019年河南省卫健委正式提交将地黄纳入食药物质的申请开始,到如今征求意见的定向发布,意味着各有关单位经过5年的努力工作,有望让“药食同源”再增4个物质,功能性食品市场将迎来一波新的爆发。

 

图1 地黄等四种拟新增食药物质工作轨迹

微信图片_20240606093326
 

  作为其中的天冬为何物,目前发展情况如何,本期就展开讲一讲。

 

  01、天冬简介

 

  天冬,百合科植物天门冬[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(Lour)Merr] 的干燥块根,别名有天门冬、大天冬、明天冬等近40种,性甘、苦、寒,无毒副作用,具有养阴润燥、清肺生津的功效,主要含甾体类、多糖类、氨基酸类等化学成分,广泛用于治疗肺燥干咳、肠燥便秘、过敏性哮喘等多种常见病证,尤其在燥热咳嗽疾病上具有独特的优势。

 

  根据不同产地,天冬可分为川天冬(又名川天门冬,产于川、云、贵,而集散于重庆、宜宾者)、湖天冬(产于湖南、湖北者)、温天冬(产于浙江温州平阳者)等,其中以川天冬最好;处方名有天冬、天门冬、炒天冬、炙天冬、朱天冬、鲜天冬等。

 

  天冬中含有皂苷类、多糖类、氨基酸类、木脂素类等多种化学成分,其中以皂苷类和多糖类的研究最为广泛,目前已发现其皂苷类成分55种、多糖类成分4种、氨基酸类成分19种、木质素类成分7种、甾体类成分8种,还发现10余种其他类成分[1]。

 

  02、药理作用及功效

 

  天冬药用价值高,诸多医药古籍均有记载,如《神农本草经》记载“久服轻身益气延年”;《名医别录》记载“养肌肤,益气力”;《药性论》记载“煮食之,令人肌体滑泽,除身上一切恶气、不洁之疾,令人白净”;《本草图经》记载“天门冬可以强筋髓,驻颜色”。此外诸多古籍中还记载有保定肺气、止咳喘、润燥滋阴等功效,如《日华子本草》记载天冬“治肺气并嗽,消痰、风痹、热毒、游风、烦闷、吐血”;《滇南本草》记载天冬“润肺,止咳嗽、咳血,肺气逆胀”;《本草纲目》记载天冬“润燥滋阴,清金降火”。

 

  现代最早在1963年版《中国药典》收载了天冬,此后九版《中国药典》均有收载,其中2020年版《中国药典》记载了天冬具有养阴润燥,清肺生津的功效,用于肺燥干咳,顿咳痰黏,腰膝酸痛,骨蒸潮热,内热消渴,热病津伤,咽干口渴,肠燥便秘。

 

  现代诸多研究表明天冬具有镇咳平喘、抗菌、抗炎、增强免疫、改善胃肠道功能、降血糖、稳定血压、抗衰老、抗肿瘤、抗抑郁、抗慢性辐射损伤、保护中枢神经系统等药理作用。

 

表1 天冬的药理作用研究

微信截图_20240606093455
微信截图_20240606093519
微信截图_20240606093543
微信截图_20240606093607
 

  03、天冬产品应用情况


  一、经典名方

 

  2018 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会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制定并公布了 《古代经典名方目录( 第一批) 》,包含天冬的方子有 3 个,分别为出自宋代 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的 “甘露饮”,明代龚廷贤的 《万病回春》的 “清肺汤”以及清代程国彭的 《医学心悟》的 “二冬汤”。

 

  古籍记载的药膳类食品有《丹溪心法》、《医学正传》记载的天门冬膏,《张氏医通》记载的的二冬膏;《饮食辨录》记载的天门冬粥;《寿世保元》记载的长生固本酒、《肘后备急方》记载的天冬紫菀酒。

 

  二、保健品应用

 

  《卫生部关于进一步规范保健食品原料管理的通知》(卫法监发〔2002〕51号)中,天冬被列入附件2“可用于保健食品的物品名单”。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提供的数据,含天冬的获批保健品有10个,这些保健品有膏剂、口服液、胶囊、酒剂、颗粒剂、 清冲剂,具有清咽、免疫调节、改善睡眠、延缓衰老、抗疲劳等保健功能。市场上在售的保健品有红润牌西洋参灵芝口服液、远字牌龟龄集酒,其中远字牌龟龄集酒较有品牌优势。[2]

 

  三、食用

 

  天冬是滋阴清热的常用药,不仅常用于临床,更因为其茎叶纤细,葱笼可爱,也常以观赏植物的身份出现,民间部分地区尚作食用,据记载天冬可食用的历史距今已有180年。

 

  天冬搭配不同荤素食材,运用不同的烹饪制作技巧,所产生的康养功效也有所不同,天冬也成了四川内江当地群众餐桌上常见的美味佳肴,如天冬粥、天冬炖鸡汤、天冬蹄花汤……

 

  近日,第九届中国烹饪世界大赛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。来自四川内江东兴的天冬菜品——“荷之神韵(椒麻天冬)”在比赛中大放光彩,荣获凉菜金奖。

 

  四、美容养颜

 

  天冬还具有美容养颜的功效,《本草纲目》中记载“煮食之,令人肌体滑泽白皙,除身上一切恶气不洁之疾。”《名医别录》中记载天门冬可“养肌肤,益气力。

 

  天冬、长刺天门冬(总序天冬)是《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(2021年版)》收载品种,可用于化妆品原料开发。截止至2023年2月26日,根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供的数据,以天冬或天门冬命名的国产普通化妆品共计57个,进口普通化妆品共计5个,这些产品以总序天冬根提取物或天门冬根提取物为原料,备案号主要为沪妆、粤妆、浙妆、川妆、苏妆、京妆和湘妆,品牌主要有方寸草木(沪妆品牌)、兰心蕙质(沪妆品牌)、天草润东(川妆品牌)等,其中方寸草木品牌的产品数量最多(22个)。[2]

 

  04、天冬市场发展

 

  天冬主产于四川、贵州、广西等地,产地不同统货价格多在45-65元之间。因出产量与质量闻名,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被誉为“中国天冬之乡”,当地生产的“天冬蜜饯”深受国内外各界人士欢迎。1980年,“天冬蜜饯”被评为四川省优质产品,1982年被命名为地方名特产品。

 

  四川省和内江市相继提出了中医药强省、强市战略,《四川省中药材产业发展规划(2018-2025年)》明确内江地区是中国天冬道地产区、东兴区是中国天冬重要产区。

 

  2020年发布的《内江市东兴区中医药产业发展规划(2020-2030年)》中规划用10年时间,种植天冬15万亩。未来将充分挖掘道地药材天冬独特资源优势,努力将天冬培育成全产业链产值达100亿元的大品种。

 

  在产学研用方面,东兴区与中国中医科学院、中国农业大学、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、重庆市中药研究院等科研院所先后签订产业发展合作协议,开展内江天冬种植规范化、药材等级标准化等体系研究,开发和培育一批以天冬为主要原料的**药品、天冬日用品和天冬大健康食品,包括天冬饮片、天冬护肤品等产品40余种。其中,与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联合研发天冬粉、酒制黄精肽粉、天冬保湿面膜、天冬抗皱霜、天冬护手霜等产品已成功转化为商品。

 

  东兴区着眼天冬的衍生产品,还开发了天冬土鸡汤、天冬八宝饭等20余种天冬系列菜品。

 

  目前,东兴区已确定天冬保健品、食品、药品、日化品、精深加工萃取5大方向,实施育苗、种植、加工、交易、产品研发、品牌营销、康养旅游“七位一体”的全产业链战略,带动天冬一、二、三产业全链条发展,10年时间内打造千亿天冬产业。

 

  企业方面,以天草润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代表,通过产品迭代升级,研究开发出了天冬护肤品、天冬膏和天冬粉,研发天冬米酒、天冬饮料,并开发更多功效型的天冬产品。

 

  天冬”作为传统配方中药和食用历史悠久的食材,随着药食同源申报工作的推进并正式纳入到食药物质中,天冬应用范围将急剧扩大,产品类型有望进一步拓展,天冬功能性食品市场潜力大幅提升。

 

引用文献:

[1]张渝渝,魏江平,谭春斌,等.天冬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的研究进展及其质量标志物的预测分析[J].中国野生植物资源,2023,42(09):70-80.

[2]罗舒,黄昭宁,贺黎铭,等.天冬产业现状分析[J].四川农业科技,2023,(06):89-92.

[3]张红 . 天冬酸性多糖的提取纯化及其部分生物活性研究[D].重庆:西南大学, 2010.

[4]王旭,刘红,周淑晶,等 . 天门冬提取液对小鼠心肌 LPF、 GSH-Px 影响的实验研究[J]. 中国野生植物资源, 2004, 23 (2):43,65.

[5]张鹏霞,曲凤玉,白晶,等. 天冬醇提取液对D-半乳糖致衰小 鼠脑抗氧化作用的实验研究[J]. 中国老年学杂志, 2000, 20 (1):42

[6]Lei L H, Chen Y H, Ou L J, et al. Aqueous root extract of Aspara? gus cochinchinensis (Lour.)Merr. has antioxidant activity in D‐galactose‐induced aging mice[J]. BMC Comple Alt Med, 2017, 17(1):1-7.

[7]熊大胜,许云香,郭春秋,等 . 天冬块根药用成分对小鼠抗氧 化延缓衰老的影响[J]. 湖南文理学院学报(自然科学版), 2009, 21(4):40-43,46.

[8]李艳菊,李琴山,田硕,等 . 贵州产天冬中多糖的提取及其抗 氧化活性的研究[J]. 湖北农业科学, 2012, 51(7):1436- 1437,1463.

"[9]张闽光,陈刚,刘力,等 . 天冬多糖的提取及其对人肝癌 SMMC-7721 细 胞 生 长 影 响 的 研 究[J]. 介 入 放 射 学 杂 志 ,2011, 20(6):465-469"

[10]PARK M,CHEON M S,KIM S H,et al. Anticancer activity of 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 extract and fractions in HepG2 cells [J]. Journal of the korean society for Applied Boilogical Chemistry,2011, 54( 2) : 188 - 193.

[11]罗俊,龙庆德,李诚秀,等 . 地冬及天冬对荷瘤小鼠的抑瘤作 用[J]. 贵阳医学院学报, 2000, 25(1):15-16.

"[12]Le S H, Anh N P. Phytochemical composition,in vitro antioxi‐dant and anticancer activities of quercetin from methanol extract of 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(Lour.)Merri. tuber[J]. J Med Plants Res, 2013, 7(46):3360-3366."

[13]黄懿,杜浩,王季石,等 . 贵州产天冬总皂苷提取物对人早幼 粒白血病细胞株 HL60 的影响[J]. 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, 2014, 20(2):137-139.

[14]张文胜 . 天冬多糖通过诱导骨髓来源的抑制性细胞凋亡发挥 抗肿瘤功能的研究[D]. 太原:山西医科大学, 2018.

[15]李志孝,黄成钢,陈谦,等 . 天门冬半乳葡聚糖的化学结构及 其抑瘤活性的研究[J]. 兰州大学学报, 2000, 36(5):77-81.

[16]Xiang J, Xiang Y, Lin S, et al. Anticancer effects of deprotein‐ ized asparagus polysaccharide o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vi‐ tro and in vivo[J]. Tumor Biol, 2014, 35(4):3517-3524.

[17]Weng L L, Xiang J F, Lin J B, et al. Asparagus polysaccharide and gum with hepatic artery embolization induces tumor growth and inhibits angiogenesis in an orthotopic hepatocellular carcino‐ ma model[J]. Asian Pac J Cancer Prev, 2015, 15(24):10949- 10955.

[18]翁苓苓,高玲,张闽光,等 . 天冬多糖低氧下抑制肝癌作用的 体外实验研究[J].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, 2019, 28(24):2623-2628.

[19]程紫薇,程伟,邢东炜,等. 天冬多糖协同HIF1αRNAi在缺氧 环境下抑制肝癌血管生成的研究[J]. 时珍国医国药, 2020, 31(12):2817-2820.

[20]朱婷婷,程紫薇,邢东炜,等. 基于HIF-1α/VEGF/NF-κB信号 通路探讨天冬多糖调控COMMD3抑制肝癌血管生成的作用机 制[J]. 中华中医药杂志, 2022, 37(5):2836-2841.

[21]汤小蕾 . 天冬多糖对小鼠免疫功能影响的实验研究[J]. 中医药导报, 2014, 20(10):83-84.

[22]李敏,费曜,王家葵,等 . 天冬药材药理实验研究[J]. 时珍国医国药, 2005, 16(7):580-582.

[23]牧丹,萨仁高娃,包良,等. 天冬多糖的结构、免疫调节活性及体外抗氧化活性[J]. 中国食品学报, 2022, 22(8):51-60.

[24]赵怡,潘贵珍,施君,等 . 天门冬多糖对免疫抑制小鼠免疫功能调节的初步研究[J]. 畜牧与饲料科学, 2019, 40(5):1-5.

[25]Manish G, Santanu S, Sarang B, et al. Immunomodulatory activi‐ty of Asparagus racemosus on systemic Th1 /Th2 immunity:Impli‐cations for immunoadjuvant potential[J]. J Ethnopharmacol,2009, 121(2):241-247.

[26]方芳,张恒,赵玉萍,等 . 天门冬的体外抑菌作用[J]. 湖北农业科学, 2012, 51(5):931-933.

[27]Seo K S, Yun K W, Aguirre B H, et al. evaluation of antibacteri‐al activity of the extracts from Liriope platyphylla and 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 used as oriental medicine resource in Korea[J].Res Crops, 2021, 22(3):624-629.

[28]李婷欣,李云. 天门冬提取液对大鼠的急性和慢性炎症的影响[J]. 现代预防学, 2005, 32(9):1051-1052.

[29]翁苓苓,王璇,丁婕妤,等 . 天冬免疫调节的研究进展[J]. 现代中西医结合志, 2016,25(7):789-791.

[30]Kim J E, Park J W, Kang M J, et al. Anti-inflammatory responseand muscarinic cholinergic regulation during the laxative effect of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 in loperamide-induced constipation ofSD rats[J]. Int J Mol Sci, 2019, 20(4):946.

[31]LEE H,SONG B,KIM H,et al. Butanol extracts of 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 fermented with Weissellacibaria inhibit iNOSmediated COX2 induction pathway and inflammatory cytokines in LPSstimulated RAW264. 7 macrophage cells [J]. Experimental & Therapeutic Medicine,2017.

[32]张明发,沈雅琴 . 天冬药理作用研究进展[J]. 上海医药,2007, 28(6):266-269.

[33]罗俊,龙庆德 . 地冬与天冬的镇咳,祛痰及平喘作用比较[J].贵阳医学院学报, 1998,23(2):132-134.

[34]Sung J E, Lee H A, Kim J E, et al. Saponin-enriched extract of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 alleviates airway inflammation and re‐modeling in ovalbumin‐induced asthma model[J]. Int J Mol Med,2017, 40(5):1365-1376.

[35]Ding X, Li L, Ji D, et al. Effects of total saponins extracted from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 on allergic asthma and identification oftheir chemical structure[J]. Lat Am J Pharm, 2018, 37(1):152-160.

[36]苏怡,鄢贵,吕向阳. 基于网络药理学和分子对接探究天冬治疗 过 敏 性 哮 喘 的 作 用 机 制[J]. 四 川 中 医 , 2023, 41(3):49-54.

[37]刘洋,李艳菊,唐东昕,等 . 天门冬对氟中毒大鼠认知行为能力的影响及机制[J]. 山东医药, 2017, 57(42):37-39.[71]王飞清,李艳菊,王宁,等 . 天门冬对氟中毒大鼠机体氧化应激的影响[J]. 时珍国医国药, 2017, 28(8):1862-1863.

[38]刘洋,李艳菊,李红日,等 . 天门冬对氟中毒大鼠学习记忆能力干预作用[J]. 中国公共卫生,2017, 33(6):922-925.

[39]王飞清,李艳菊,王宁,等 . 天门冬对燃煤型氟中毒防治作用[J]. 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, 2018, 33(4):367-368.

[40]王飞清,李艳菊,刘燕青,等 . 天门冬水煎剂对氟染毒大鼠脑组织 SIRT1 和 BDNF 表达的影响[J]. 环境与职业医学, 2018,35(12):1129-1133.

[41]Jalsrai A, Numakawa T, Kunugi H, et al. The neuroprotective ef‐fects and possible mechanism of action of amethanol extract from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:In vitro and in vivo studies[J]. Neuro‐sci, 2016, 322:452-463.

[42]Kim H R, Lee Y J, Kim T W, et al. 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 ex‐tract ameliorates menopausal depression in ovariectomized rats un‐der chronic unpredictable mild stress[J]. BMC Complement MedTher, 2020, 20(1):325.

"[43]俞发荣,连秀珍,郭红云,等 . 天门冬提取物对血糖的调节

[J]. 中国临床康复, 2006,10(27):57-59"

[44]俞发荣. 贯叶金丝桃素对N-甲基-D-天冬氨酸受体的拮抗特性[J]. 国外医药(植物药分册),2008, (1):30.

"[45]Kim J E, Park J W, Kang M J, et al. Anti-inflammatory response and muscarinic cholinergic regulation during the laxative effect of 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 in loperamide-induced constipation of SD rats[J]. Int J Mol Sci, 2019, 20(4):946."

[51]程伟,程紫薇,邢东炜,等 . 天冬多糖逆转缺氧诱导的上皮间 质转换抑制人肝癌细胞迁移[J]. 辽宁中医杂志, 2019, 46 (10):2127-2130.

[64]李时珍. 本草纲目[M]. 福州: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, 2016.


来源:食品伙伴网食品研发创新服务中心,图片来源:创客贴会员。

提醒:文章仅供参考,如有不当,欢迎留言指正和交流。如文章涉及侵权或不愿我平台发布,请联系处理。